韦德国际娱乐|首页

chenzhuping 韦德国际娱乐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中兴来了美国官,几家忧愁几家欢
赞同本文。
     中国经济的“美国化”,就好比中国经济的“(美国)殖民地化”,于是“宗主国”有权监督其“殖民地”的经济。
     跟美国走和实行“美国化”,是否定毛泽东思想的必然结果,也是反帝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成果得而复失的主要表现。多少革命先烈和革命人民的鲜血白流了?!希望不要一条道走到黑!
2018-08-28
评论对象: 反目成仇后,土耳其会不会同西方分道扬镳?
谢8楼天下同凉热老师知音!
     是的,既然全球经济都资本主义化了,作为最强大资本主义的美国的霸主地位就很难撼动,屈服于霸主的淫威,是各国资产阶级最终的无奈的选择,包括埃尔多安、普金和哈梅内伊。
     胳膊拧不过大腿。
2018-08-27
评论对象: 反目成仇后,土耳其会不会同西方分道扬镳?
赞同本文。
      自从经济全球化或全球资本主义化以来,几乎任何国家在经济上都离不开美国和多少要依附美国,因为“全球化就是美国化”,全球已变成一个“美元帝国”。依这样的观点看,土耳其也无例外地最终会与美国妥协,与美国也会招安土耳其一样。
      “全球化就是美国化”这个对“全球化”最深刻的认识,主要产生于上世纪末社会主义的全面失败和社会主义阵营的崩溃。如果有真正坚持社会主义的国家(尤其大国)存在,全球经济就不至于“美国化”,全球就不至于变成美国独霸的“美元帝国”,世界各国与美国的关系就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的君臣关系或依附关系,也就不会出现像特朗普这样“想制裁谁就制裁谁”和“想打谁就打谁”的全球专制暴君。
      除美国以外的世界那么多国家在美国面前那么窝囊,根本原因是那么多国家都是资产阶级执政。资产阶级之间是认资本实力的,那么多国家的资本实力都不如甚至远不如美元资本强大,因此他们在美元霸主面前不能不窝囊。只有像斯大林的苏联和毛泽东的新中国这样无产阶级执政的国家,才敢于与美国叫板,才不会在美国垄断资本主义(即帝国主义)面前窝囊。
      阶级的原因——世界经济的资本主义化和世界政治的资产阶级化,是这世界一国独霸和不公平、不正义的根本原因。
2018-08-27
评论对象: 究竟谁会向美国举手投降
改革的基础是开放,没有开放,就没有改革的目标或榜样,也就没有改革。而开放的核心是对美开放:与美国交流、合作并一体化。因此,中美关系是整个改革开放的生死线。如果中美关系破裂和变成敌对,那么整个改革就失去了目标或榜样,即失去了动力和理论,改革就进行不下去。第二代领导说:凡跟美国的都富了。这就是整个改革开放的理论依据。如果不跟美国了,旨在致富的改革开放还有什么依据?所以,中美关系这个改革开放的命根是万万丢不得的!纯属个人另类思考,欢迎批评指正。
2018-08-21
评论对象: 一线城市租金大涨 通胀离我们有多远?
没办法,中国的资本最听D的话,D要发展什么,资本就涨价什么。涨价已经成为政策的风向标?莫非中国的GDP离不开涨价?
2018-08-21
评论对象: 房租上涨的逻辑是否合理
房租上涨可能导致真正的危机:制造业乃至服务业的房租成本和劳动力成本将上升或面临上升的压力,因而将进一步萎缩,经济结构将进一步恶化。遏制房租上涨的根本办法是降房价,因此,问题还是回到政府敢不敢或愿不愿动高房价。中国的“经济危机”主要是房地产资本主义的危机,是房地产资本或房地产资本利益集团(,除房地产开发和中介外,还包括政府、银行和众多的房地产投资者业主)造成的。只要这个利益集团不肯让步,中国的“经济危机”就不可能解决。
2018-08-19
评论对象: 面对美国强加的“战略竞争”,中国怎么办?
三种主张概括得很好。
     历史上,面对帝国主义的经济侵略,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主张“妥协投降”,民族资产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主张“躲躲闪闪”,而代表工农劳动阶级的共产党主张“奋起抵抗”。当今,如果社会重新出现阶级分化,那么历史就可能重演。
2018-08-16
评论对象: 寒门难出贵子,贫穷不值得感谢
赞同3楼cyh918的看法:当贫困成为成功者炫耀的资本,说明这个社会贫困者成功的概率越来越小,越来越是奇迹,换言之,这个社会由于贫富分化而变得越来越不公平,因此,是一种社会的悲哀。“感谢贫困”有炫耀的动机,但客观上却有讽刺的效果。
2018-08-03
评论对象: 为什么现如今中国还要应对历史周期律
能打破周期律的唯有毛泽东开创的社会主义的人民民主政治,因为周期律是私有制下【剥削阶级】统治更替的规律,而毛泽东的人民民主政治是唯一的公有制下【劳动阶级】的统治,劳动阶级的统治本身就是建立在打破剥削阶级统治的基础上的。因此,中国社会能否打破周期律,在某种意义上,全看能否继承毛泽东的公有制和基于公有制的人民民主政治,没有其他更好的判据。
2018-08-02
评论对象: 宽松资金会大量地流入房地产市场吗?
每次放宽资金救经济,实际上都是救楼市,救房价,因为房地产才是中国经济真正的顶楼主。中国的经济(乃至……)与房价同生死,已经成为无可改变的趋势。
2018-07-28
评论对象: 美国官员可能高估中国了
中国资产阶级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不可能挑战而只可能依附和追随美国垄断资本主义(即帝国主义)并同美国垄断资本一起剥削和欺负中国无产阶级。只要看一看中国资产阶级巧取豪夺的财富越来越多地转移到美国,就可以相信这一点。所谓“中美贸易摩擦”或“冷战”,不过是中国资产阶级与美国垄断资产阶级在分赃剥削中国无产阶级所得上的矛盾而已。以上纯属个人看法,欢迎批评指教。
2018-07-25
评论对象: “疫苗事件”给中国带来怎样的影响?
“疫苗事件”给中国带来怎样的影响? 深层的影响是:私有化给中国带来人性的倒退:中国的资本为了赚钱,已经顾不上人性道德了。私有化改革的社会成本太大了。北大李玲教授不久前呼吁医药生产不能交给私人资本家来做,话音刚落,这不,“疫苗事件”给教授提供了一个最好的例证,可见李玲教授是真水平。
2018-07-24
评论对象: 不能低估中美战略竞争的长期性和艰巨性
赞同张志坤老师的精辟分析。在此补充一点:

     用【国内生产总值】GDP来衡量一国的经济实力,其实并不准确,准确的标准应该是GNP,即【国民生产总值】。
         GNP=GDP-(外资在本国的生产总值-本国投资在国外的生产总值)
     由于外资在美国的生产总值与美资在国外的生产总值基本相当,因此美国的GNP与GDP是接近的。而由于外资在中国的生产总值远大于中资在国外(和境外)的生产总值,因此中国的GNP小于甚至远小于GDP。
     据此,假定某年中国的GDP=美国的GDP,那么在那一年中国的GNP仍然小于甚至远小于美国的GNP 。也就是说,中国【扣除外资因素后】的经济实力仍然小于甚至远小于美国【扣除外资因素后】的经济实力。除非中资在国外或境外的生产能赶上外资在中国的生产,但这谈何容易!
2018-07-18
评论对象: 置之死地后生,特朗普极限施压的破产
硬不起来的是中国资产阶级。中国资产阶级面对帝国主义的软弱性,毛泽东早就指出来了。而中国资产阶级的这种软弱性,自然也被美国垄断资本及其代理人美国总统看在眼里和记在心上。难怪美国的垄断资本比中国人都关心有关提高资本和资产阶级地位和作用的中国的ggkf。
2018-07-04
评论对象: 关于冷战思维的若干辨析
赞同本文。冷战是热战的继续。只要帝国主义存在一天,“战”就难免,实质性的“和”就很难。“帝国主义是现代战争的根源”,列宁的这句话并没有过时。中国资产阶级不信马列主义,自然也就不信列宁的这句话。
2018-07-03
评论对象: 真正的共产党人不应该对马克思主义产生怀疑
博主老师讲得好!共产党就是马克思主义政党,怀疑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就是假的共产党,是修正主义政党,是资产阶级政党,尽管可以打着“共产党”的旗号。
2018-07-02
评论对象: 以伊朗为核心的大搏斗即将开始
美国的超级霸道,主要建立在中俄两国的私有化和资本化gg基础上。资产阶级最怕美国的霸道和不敢与美国斗,而美国的专横正是看准了这一点。中国真要与美国斗,唯一的途径是回归公有化和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由此不让资产阶级影响甚至左右中美关系的政策。
2018-07-02
评论对象: 中国改革堪比罗斯福新政
很有道理。
     罗斯福新政是战时新政,是“爱国主义”新政。如果说战时的罗斯福新政融入了“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元素,那么可以说,“社会主义”和“计划经济”与“爱国主义”之间是有本质联系的:越是强调爱国的时候,越是需要社会主义和国家计划(干预)。极端地说,“爱国主义”与“社会主义”是一回事。
     相反,“资本主义”与“爱国主义”之间并没有这样本质的联系。资本无祖国。资本主义本质上是反对国家干预的,是只要资本的自由,而不顾国家的独立自由的,也就是说,资本本质上是谈不上“爱国主义”的,尽管资本家作为个人有爱国主义的问题。
     所以,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融入资本主义元素的时候,必然是和平时期即爱国主义不是强烈需要的时期。而且也只有在和平时期才能更好地融入资本主义元素。一句话,和平及爱国主义的淡化,是社会主义国家融入资本主义元素的改革的必要条件。只要像罗斯福时期那样处于战争时期,社会主义国家的这种“资本主义导向”的改革就很难进行。
2018-06-25
评论对象: “退群”已成瘾,下一步美国将会退出WTO
赞同本文的预测。WTO的核心就是自由贸易,或资本的自由。当美国垄断资本不愿意给别国资本自由的时候,退出WTO就是必然的事情了。
2018-06-24
评论对象: 中国的资产阶级应当表现得淡定一些
有道理!
      在我看来,现在的中国资产阶级对“剥削”二字还是淡定的,因为这两个字目前在中国很少出现,与这两个字有关的“资本”二字虽然频繁出现,但其含义已经是“生产力”或“先进生产力”而把“剥削”的含义掩盖得像几乎消失一样,因此中国资产阶级对“剥削”乃至对马克思主义没有什么不淡定的。何况现在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不就是“发展生产力”吗?所以,中国资产阶级对“剥削”对“马克思主义”淡定不淡定,取决于社会对“资本”或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或解释。令资产阶级淡定的一点是:资产阶级可以用钱来影响社会对“马克思主义”的解释,这也叫“屁股指挥大脑”。
2018-06-23
评论员简介

上海人,66届高中,北大荒知青锻炼10年,1981年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1993年起任大学教授,经济学研究和教学。2012年起退休。
 

统计信息
创建: 2015/2/23 11:17:41
评论: 0

访问: 169349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