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娱乐|首页

车武军   韦德国际娱乐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前思后想 - 车武军首页
高斯定律之荒谬
2019-06-12
字号:
    高斯的鼓吹者认为:“历久以来,经济学者绞尽脑汁,也只是一知半解。这一个理论上的困难,要到1960年,高斯(R.H.Coase )发表了他的“社会耗费问题”之后,才露出一线有极大启发力的曙光。 1960年以后,高斯定律不胫而走。到如今,高斯的原文是历来被学者引用次数最多的经典之作。那是一篇博大湛深的文章。20多年来,从高斯的启示而埋头苦钻的人屈指难数;理论也就因此由深变浅。在这方面较有深入研究的人都说:“原来如此而已,为甚么我们从来都想不到?”这一个理论上的突破,给予经济运作一个基本而完整的解释。这个解释逻辑井然,令人叹服”。

    我看了高斯定律的原文之后,发现这个假设的例子就象在解释两个无理取闹的傻帽相互扯皮而做些莫名其妙甚至荒唐的纠缠。是否属实,先看看高斯是怎么说的?

    这个假设例子来来回回的很绕,读者是很容易被绕晕的。不过,我一旦认起真来,就别想把我绕晕,我会扯下它的假面具。

    高斯假设:

    [假如有两块相连的地,一块畜牧者用以养牛,另一块耕耘者用以种麦。但畜牧者所养的牛群,常越界到麦地去吃个饱。牛吃了麦会使牛肉价值增加,但种麦者却受了损失。畜牧者见自己的牛群得益,当然是希望能对麦地的损害置之不理。但若牛群可在麦地乱吃一通,那么在边际上(牛吃麦最后的份量),麦地所损失的价值一定会大过牛的增值。在边际上,畜牧对社会的损耗就会因而大过牛群增值对社会的贡献。这两块地的生产总净值也会因而受到损害。问题是,要增加生产的总净值,畜牧者应否补偿种麦者的损失?政府应否用抽税的方式去减少牛群的数量,或甚至禁止畜牧者在该地养牛?]

    高斯第一个假设,是一般人都认为很自然的:[畜牧者并没有权利让牛群吃麦。换言之,种麦的收成是耕耘者的私有产权。在这个情形下,牛群吃麦是可以的,但耕耘者却有权收取费用。若畜牧者认为所要付出的费用(价钱)是有所不值,他就会约束牛群的行为,例如用栏杆将牛群隔开。但栏杆应筑在那里呢?答案是,并不一定在两块地的交界]。

    [假若牛群吃麦所得的增值,在边际上,是大过麦的损失,那么只要是市场的交易费用不太高,畜牧者与耕耘者就可互定会约,吃麦多少以市价而定。耕耘者得到市价的补偿,就乐意接受麦的损失。但若牛群吃麦的增值,在边际上是少过麦的损失,那么畜牧者就不愿意付出牛群增加吃麦的市价。栏杆的位置(或约束牛群的程度),是以吃麦的市价而定。那就是说,在互定会约的情况下,栏杆的位置是会筑在多吃一点麦对牛群的增值,跟麦的边际损害市值相等。边际上的利益等于边际上的损害,两块地的生产总净值就会是最高的]。

    高斯跟着作一个相反的假设,[牛群吃麦的权利是在畜牧者的手上。那就是说,虽然耕耘者可在自己的地上种麦,但牛吃麦的权利却是畜牧者的私产。在这个假设下,牛吃麦的份量会否比第一个假设有所增加呢?高斯的答案是不会的。这是因为虽然畜牧者有权让牛群免费吃麦,但耕耘者可将麦的市价,付给畜牧者,使畜牧者能有利地在边际上约束牛群的行为]。

    [那就是说,若牛吃麦的边际增值是大过麦的市值损害,那么耕耘者就不可能以市价阻止牛吃麦;既然在边际上麦的损失是少过牛的增值,让牛多吃点麦是会增加社会生产的总净值。但若在边际上吃麦的增值是少过麦的损害,则耕耘者大可以以损失的市值,付给畜牧者,要后者去减少牛对麦的损害。畜牧者既然见收了一点钱而在边际上约束牛群的行为,他的收入是有所增加,当然也乐意遵命。在互定合约下,栏杆位置的选择,恰恰跟第一个相反的权利假设相同--在边际上,牛群吃麦的增值跟麦的损害相等。两块地的生产总净值也会是最高的]。

    [高斯定律的主旨,就是不管权利谁属,只要是清楚地界定是私有,市场的运作能力便会应运而起;权利的买卖者互定合约,使资源的使用达到最高的生产总净值]。

    点评:

    根据高斯举出的上述假设例子,其逻辑究竟是无懈可击,还是漏洞百出?且看我细细道来。

    (1)高斯通过上述例子反复的啰嗦的做出各种可能性的假设,最终的目的是在证明:“就是不管权利谁属,只要是清楚地界定是私有,市场的运作能力便会应运而起;权利的买卖者互定合约,使资源的使用达到最高的生产总净值”。

    其实,高斯的这个最终目的是预设的,而假设在其中的各种可能性情况都要去适用这个最终目的。因为这个例子不是真实的,所以,其假设的条件由提出假设者说了算,这样一来,这就使得上述假设例子不切合实际。它的性质就像写武侠小说的作家一样,预设这个人物最终会获得盖世武功,至于这个人物得到这套盖世武功的途径都是可以任意假设的,怎样去假设?作者说了算。其实都是云山雾罩的一通胡思乱想。

    (2)高斯应该去问问现实中种麦的耕耘者,他们能够清楚的知道牛吃掉麦意味着什么?

    如果牧者与耕者秋毫无犯能够获得最高生产总净值的话,那么麦被吃牛掉了之后还能通过合约方式一样获得最高生产总净值?不觉得可笑吗?哪儿来的那么多假定?不知道耕耘者种麦付出了很高的种植成本?耕耘者付出了大量的体力精力去耕耘劳作,需要施肥,需要播种,需要打药治虫,需要时间等等,岂是牛多长几斤肉能够弥补的?牛吃掉麦就已经注定了损失,还能通过合约协商获得最高生产总净值?畜牧者赔付耕耘者的损失就意味着畜牧者的亏损已被注定,反之就是耕耘者的损失被注定。

    (3)牛吃麦与牛吃草在长肉的方面是差不多的,种草可以四季养牛,但种麦不能四季养牛。为什么?因为麦苗被牛吃掉了很难再生,何况是被牛反复的一遍又一遍的去吃掉。而草被牛吃掉了之后,过几天又长出来了。且种麦的成本很高。因此,在这种已然被现实条件限制的情况下,就没有那么多来来回回的假设。两块地分别由牧者与耕者所有的话,要想达到最高生产总净值,那就是牧者与耕者秋毫无犯。相互之间遵守国家法律约定就行。很简单的道理,居然被高斯来来回回啰啰嗦嗦的假设把所有人给绕晕了。

    (4)高斯一味的注重生产总净值,而忽略了一个关键的因素,那就是生产总净值并不等于是收益。因为产品受到市场制约,也受到市价变动的影响,那么生产总净值就会是一个变数。因而可以否定高斯认为的“只要是清楚地界定是私有,市场的运作能力便会应运而起;权利的买卖者互定合约,使资源的使用达到最高的生产总净值”的所谓定律就是十足的伪概念。

    例如现实中绝大多数企业都是私有制企业,产权非常之明确,市场运作能力也应运而起了,权利的买卖者也都互定合约了,但“使资源的使用达到最高的生产总净值”对于绝大多数企业而言都是无稽之谈,因为绝大多数企业都是亏损与严重亏损,甚至负债累累,倒闭企业不计其数。那么高斯能够解释这种“最高的生产总净值”在哪儿吗?难道说美国压根儿就没有亏损企业的事例?还是高斯本人压根儿不知道企业在私有制经济模式当中会亏损甚至严重亏损?这是否说明高斯本人对社会经济的理解也是一知半解,而不应该只是其他经济学者对经济认识的一知半解?

    从这个假定例子中,何处看出高斯在理论上有突破?哪里有给予经济运作的一个基本而完整的解释?这个解释漏洞百出,根本就是谬论,哪里有逻辑井然?哪个观点令人叹服?

    如果说我有感觉到叹服的话,那就是对高斯的忽悠水平而叹服,能够欺骗那么多的经济学者,而且还能够使他们深信不疑。

    (5)尽管产权私有化能够使所有者自发的产生运作,但运作成本较高。比如耕耘者种麦普遍采用人力、畜力劳作,那么生产成本就会很昂贵。如果采用集体化模式,采取大型机械化耕种与收割、脱粒、粮食自动烘干等全自动生产模式,就会极大的降低生产成本,大量的节约人力资源,将节约下来的人安排去搞别的工作。在生产总净值不变的情况下,两种不同的运作方式,那么人们获得的收益就会是大不相同的。因此,采用大型集体化、机械化、信息化、一体化的自动化生产模式,就远远优于私有制的单干模式。因为大型集体自动化生产模式能够极大的降低生产成本。

    以此证明高斯的观点 “只要是清楚地界定是私有,市场的运作能力便会应运而起;权利的买卖者互定合约,使资源的使用达到最高的生产总净值” 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谬论,而不是什么所谓的定律。因为这种运作模式的成本极其昂贵。

    例如中国分田单干,好几亿人种田种地,成本高昂,农民种田种地不划算,死守一亩三分地,家庭收入捉襟见肘,长期贫困。这样昂贵的运作方式根本就不是理想的运作方式。这在美国艾奥瓦州金伯利农场,四个人种下三万亩地,得益于一体化、信息化、机械化、自动化的生产方式。这在中国农村,将是上千人的生产效率,以致于社会差距巨大。

    如果美国艾奥瓦州金伯利农场属于私有制的话,那么中国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同样也是大型机械化、现代化、信息化的高效生产模式,农作物种植面积两千多万亩,开办企业数百家,而且兵团还担负城镇建设、生态环保等方面全面发展等等,以此证明,公有制经济能够实现最优的最高生产总净值,而且附带完成所辖区域的一切公共服务与公共建设等。而私有制经济能做什么?赚钱的事有人做,贴钱的公共建设就没有人干,环境遭受极大破坏也无人管。因此鼓吹纯粹的私有制根本就是一个极端错误的观点。

    (6)高斯本人提出的所谓交易费用问题,这谈不上是一种发现,只不过是把市场运营成本换了一个名称而已,也就是给市场营运成本戴了另一个假面具,然后谓之自己的所谓发现与发明。说到成本,谁都能懂,把运营成本说成是交易费用,就是提出的一个让人较为费解的概念,极易把人绕晕。因此,西方经济学家们的观点真的是不敢恭维,制造的伪概念、假逻辑俯拾皆是。而中国大量的经济学留学生不明真相,远渡重洋花百万以上的钱去美国读博,学的就是这些一无用处的忽悠人的伪概念与垃圾概念。真的是害人不浅!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韦德国际娱乐简介


网名鬼才,智能社会经济模式创始人,著有《智能社会分工管理学说》一书,相关论文百余篇。以鬼斧神工的社会经济体制分工理论独步天下,以过人的识辨学术真伪能力让人敬而远之。韦德国际娱乐思维托起了无可超越的理论体系,原生态演化了牢不可破的逻辑堡垒。二十年磨一剑,打造了治国安邦的思想重器,只求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微信号:cwjhsg   邮箱:wtyn9588@163.com     电话:18675767627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