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娱乐|首页

岳水玉   韦德国际娱乐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西合璧 - 岳水玉首页
《论语》平天下篇:明德
2019-06-04
字号:
    (三)平天下之道明德

    A明做人!

    33、知耻有德。

    【原文】

    宪①问耻②。子曰:“邦③有道,谷④;邦无道,谷,耻也。”“克⑤、伐⑥、怨、欲⑦不行焉,可以为仁矣?”子曰:“可以为难矣,仁则吾不知也。”

    【注释】

    ①宪:姓原名宪,孔子的学生。

    ②耻:羞耻,可耻,耻辱。

    ③邦:邦国,邻国,本国,此指国家。

    ④谷:这里指做官者的俸禄。

    ⑤克:争名,好胜

    ⑥伐:自夸,炫耀。

    ⑦欲:贪欲,贪婪。

    【译文】

    原宪问孔子什么是耻。孔子说:“国家有道,做官拿俸禄;国家无道,还做官拿俸禄,这就是可耻。”原宪又问:“好胜、自夸、怨恨、贪欲都没有的人,可以算做到仁了吧?”孔子说:“这可以说是很难得的,至于是不是做到了仁,那我就不知道了。”

    【评析】

    “谷”实质是要不要为这个政权出力、做贡献的问题,已超出了一般的挣钱养家糊口的范畴。说到底,是关于士人对于“道”应持的态度问题,或其德行品质问题,即要求士人,要讲道德,重道有德。

    “邦有道,谷”;政治开明,大道天下!故,当“谷”。

    “邦无道,谷”。政治黑暗,助纣为虐!故,“耻也”。

    “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为仁矣?”只是自己或自身做得好,而对别人呢?比如一个自私、善于伪装或隐蔽自己的人?再如自己虽做得好,是否也“邦无道,谷”呢?即“克、伐、怨、欲不行焉”,是否也会“邦无道,谷”呢?亦为“耻也”。所以,孔子之“可以为难矣,仁则吾不知也。”还是比较中肯与实事求是的。

    而上述这些,皆为德之范畴。也就是回答“宪问耻”,即何为“耻”的问题。

    故,何为“耻”?

    回答:“邦无道,谷”十虽“克、伐、怨、欲不行焉”亦“耻也”==失德者!

    结论:失德,缺德者,即可耻(“耻也”)!

    管子以“礼、义、廉、耻”为“四维”,曰:“四维不张,国家乃亡。”数千年的中国历史充分证明了这一点,道德沦丧的社会,该政权没有不亡的。

    德者,礼义廉耻!

    知耻有德!

    34、士不可失德。

    【原文】

    子曰:“士而怀居②,不足以为士矣。”

    【注释】

    ①士:读书人,知识分子,官员等。

    ②怀居:怀,思念,留恋。居,家居。意指贪恋于家庭的安逸生活。

    【译文】

    孔子说:“作为士人如果贪恋于家庭的安逸生活,就不配成为士人了。”

    【评析】

    好男儿志在四方!士者,当有远大抱负,志在远方!君子更当如此!

    “士而怀居”贪恋小家,贪图安逸,还何以志?何以德?

    故,失德者,“不足以为士矣。”白读书,白受教育,不配为士!

    刘君祖:[“士”者,事也。既然称为“士”,当有无穷责任,以事业为主,以修身为主,怎么可以贪婪安逸呢?那格局就太小了。如果整日想来想去都是这种物质生活,诸如有没有好房子住,有没有好东西吃等,完全没有天下为公的抱负,这就称不上是读书人,不是知识分子的风骨。](摘引完)

    士,当以天下为己任!

    士不可失德!

    35、高标准严要求。

    【原文】

    子曰:“君子①而不仁者有矣夫②,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注释】

    ①君子:有文化、有德行的人。

    ②夫:人,这样的人。

    【译文】

    孔子说:“虽为君子,而不能够完全做到仁的人是有的;小人中,有仁的人是没有的。”

    【评析】

    高标准:做君子不做小人!因为,“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严要求:特别是作为君子!因为,“虽为君子,而不能够完全做到仁的人是有的”。

    故曰:作为君子,要高标准,严要求!

    特别是,君子肩负着治国、平天下之重责者,必须高标准严要求。

    高标准严要求!

    南怀瑾:[孔子说,一个君子不仁,是有的;但是一个小人能仁,这种事是不会有的。以现在的话来说,一个好人不仁慈,有这个道理,如果说一个坏人而能仁慈,那是不可能的。

    我们知道孔孟的思想,都是“春秋责备贤者”的作风,孔子所要求的对象,主要的是知识分子。在古代教育不普及,知识分子少,一个君子当然要仁慈。但是人非圣贤,谁能无过?有时不仁也是难免的事。至于坏人当然没有仁慈的心,坏人如果有了仁心,就不是坏人,有句俗语“强盗发善心”,这是不大可能的。如真的强盗发了善心,他就不作强盗而改作好人了。](摘引完)

    36、以德服人。

    【原文】

    或问子产①。子曰:“惠人也。”

    问子西②。曰:“彼哉!彼哉!”

    问管仲。曰:“人也③。夺伯氏骈邑④三百,饭疏食,没齿⑤无怨言。”

    【注释】

    ①子产:郑国的名相。

    ②子西:这里的子西指楚国的令尹,名申。

    ③人也:是个人物呀,真人才也。

    ④伯氏骈邑:伯氏,齐国的大夫。骈邑,地名,伯氏的采邑。

    ⑤没齿:老死。

    【译文】

    有人问孔子子产是个怎样的人。孔子说:“是个为百姓办实事的人。”又问子西。孔子说:“他呀就那么回事!他呀就那么回事!”又问管仲。孔子说:“管仲是个真正的人才,他剥夺了伯氏的三百户骈邑,使伯氏终生吃粗茶淡饭,但直到老死也没有怨言。”

    【评析】

    “惠人也。”德也为百姓办实事,故为服人。

    “彼哉!彼哉!”不值一谈失德,即不服人。

    “人也。夺伯氏骈邑三百,饭疏食,没齿无怨言。”为何?公平,德也!

    结论:以德服人!特别是管仲的例子,更能说明问题。

    德者,道也!即平衡和谐。

    “人以德立”,事以德成。

    修、齐、治、平,在于德。

    以德服人!

    37、无论贫富都要有高追求。

    【原文】

    子曰:“贫而无怨①难,富而无骄②易。”

    【注释】

    ①怨:怨恨,抱怨。

    ②骄:骄傲,骄奢。

    【译文】

    孔子说:“贫穷而没有抱怨,是很难做到的;富裕而不骄奢,却容易做到的。”

    【评析】

    “贫而无怨”安于贫困“难”!

    “富而无骄”富而低调“易”!

    在论语(学而)篇中,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

    所以,“贫而无怨”“难”!也要追求!

    “富而无骄”“易”!不满足,高标准!

    故而应当:(“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

    结论:无论贫富都要有高追求。

    刘君祖:[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贡说,能够做到贫但是不拍人家马屁,安贫乐道,富了却不骄傲,这种人怎么样?孟子讲的大丈夫也就是这样:“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但孔子认为这样的境界不够,档次低了一点,要有更高的境界追求。他说:“未若贫而乐道,富而好礼者也。”“富而无骄”只是没有负面的习气,而人富了,还要积极地去好礼,这才是正面的。贫也好,富也好,无谄、无骄,这还不够,还要更上一层楼。“无谄”与“无骄”是努力避免缺点,“乐道”与“好礼”则是积极有为的表现。后者显示了更高的境界。](摘引完)

    “贫而无怨难,富而无骄易。”知其难,明其易!

    无论贫富都要有高追求!

    38、才有不足。

    【原文】

    子曰:“孟公绰①为赵魏老②则优③,不可以为滕薛④大夫。”

    【注释】

    ①孟公绰:鲁国大夫,属于孟孙氏家族。

    ②老:古代大夫的家臣。

    ③优:有余。

    ④滕薛:滕,诸侯国家,在今山东滕县。薛,诸侯国家,在今山东滕县东南一带。

    【译文】

    孔子说:“孟公绰做越氏、魏氏的家臣,才能绰绰有余,但不能够做滕、薛这样小国的大夫。”

    【评析】

    “孟公绰为赵魏老则优”治家没有问题。

    “不可以为滕薛大夫”治国平天下不可。

    治家不同于治国平天下,可以治家,或可为某一方面的优秀人才,但不一定就可以治国平天下!才者,有专才、通才、大才、小才等,才有不同,才有不足。

    这就提醒世人,用人才者,当量才而用,或曰知人善任;

    而作为人才者,当有自知之明,扬长避短,或扬长补短。

    才有不足!

    39、做个有道德有全面素质的人。

    【原文】

    子路问成人①。子曰:“若臧武仲②之知,公绰之不欲,卞庄子③之勇,冉求之艺,文之以礼乐,亦可以为成人矣。”曰:“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见利思义,见危授命,久要④不忘平生之言⑤,亦可以为成人矣。”

    【注释】

    ①成人:全面或完备人,或综合素质较高的人。

    ②臧武仲:鲁国大夫臧孙纥。

    ③卞庄子:鲁国卞邑大夫。

    ④久要:长久不懈,持之以恒。

    ⑤平生之言:即平生之志。

    【译文】

    子路问孔子怎样做才能成为具有全面素养的人。孔子说:“如果像臧武仲那样的明智,像孟公绰那样的克制,像卞庄子那样的勇敢,像冉求那样的多才多艺,再用礼乐加以修饰,也就可以算是一个全面素养的人了。”孔子又说:“现如今,做一个具有全面素养的人才,何必一定要这样呢?只要见到利就想到义,遇到别人危险能挺身而出,持之以恒地不懈追求而不忘平生之志,就可以算是一个有全面素养的人了。”

    【评析】

    “若臧武仲之知”知十礼乐==德!

    “公绰之不欲”克己十礼乐==德!

    “卞庄子之勇”勇敢十礼乐==德!

    “冉求之艺”有才艺十礼乐==德!

    或:明智、克制、勇敢、多才多艺十礼乐==德才兼具而有综合素质者。

    然,“今之成人者何必然?”

    “见利思义,见危授命”有德。

    “久要不忘平生之言”即重道!

    即:重道有德,或道德者==德才兼具而有综合素质者。

    故,有德有才,德才兼具,方为全面或有综合素质者。

    做个有道德有全面素质的人!

    40、言行得当。

    【原文】

    子问公叔文子①于公明贾②曰:“信乎,夫子③不言,不笑,不取乎?”

    公明贾对曰:“以④告者过也。夫子时然后言,人不厌其言;乐然后笑,人不厌其笑;义然后取,人不厌其取。”

    子曰:“其然!岂其然乎?”

    【注释】

    ①公叔之子:卫国大夫公孙拔,卫献公之子。谥号“文”。

    ②公明贾:姓公明字贾。卫国人

    ③夫子:文中指公叔文子。

    ④以:此处是“这个”的意思

    【译文】

    孔子向公明贾问起公叔文子时说:“先生平时不多讲话、不苟言笑、不收取别人的钱财,是真的吗?”公明贾回答道:“这是告诉你此话的那个人的过错。先生他是到该说时才说,因此别人不厌恶他说的话;到真正快乐时才笑,因此别人不厌恶他笑;合于礼的钱财他才取,因此别人不厌恶他的获取。”孔子说:“原来这样!难道真是这样吗?”

    【评析】

    得当,即适当,就是适宜、适度、有度。

    平衡和谐,在于度!

    得当,则平衡和谐!

    “夫子时然后言”(适当)平衡和谐“人不厌其言”;

    “乐然后笑”(适宜适当)平衡和谐“人不厌其笑”;

    “义然后取”(适当有度)平衡和谐“人不厌其取”。

    一个人办事或处理问题,所谓有无水平,关键就在于掌握“分寸”,或“度”的拿捏!掌握好了,或拿捏好了,适度、适宜即得当,最终则可获得平衡和谐的效果,就是有水平!反之,则相反。再以该篇反之为例:

    “夫子无时乱言”(失当)失衡失谐必“人厌其言”;

    “无乐而笑”(失宜失当)失衡失谐必“人厌其笑”;

    “贪婪而取”(失当无度)失衡失谐必“人厌其取”。

    是否如此道理?

    根本则在于“平衡”二字,平衡则和谐!即道德者也!

    言行得当!

    B明事理!

    41、要明辨德之真假。

    【原文】

    子曰:“有德者必有言①,有言者不必有德。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

    【注释】

    ①必有言:亦必有行,意指有行也必有言。言,善言、好听话。

    【译文】

    孔子说:“有德行的人,必定有善言,有善言的人不一定有德行。仁者必定勇敢,勇敢的人不一定是仁者。”

    【评析】

    善,有真善、伪善;德,有真德、假德。

    “有德者必有言”德在于行,既有言,又有行,即言行一致则为真德;

    “有言者不必有德”假如只有言而无行,即言行不一,则假德、伪德;

    “仁者必有勇”仁者之勇,在于“天行健”,而非逞凶斗狠,故为仁;

    “勇者不必有仁”非仁之勇,在于逞凶斗狠,即勇而无德,故为非仁。

    故,“有言者不必有德”、“勇者不必有仁”==极端==失衡失谐==失道德。

    所以,明辨“德之真假”的标准:道!平衡和谐,即真德,反之则假与伪!

    结论:所有极端,或失度、过分等言行!皆失衡失谐,即违背道!故假德!

    简言之,合道,则德;不合道,则非德!善,亦如此!

    “道决定万物”!“道检验万物”!

    要明辨德之真假!

    42、尚武不如尚德。

    【原文】

    南宫适①问于孔子曰:“羿②善射,奡③荡舟④,俱不得其死然。禹稷⑤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宫适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

    【注释】

    ①南宫适(ku):同“括”,即南容。

    ②羿(yì):传说中夏代有穷国的国君,善于射箭,曾夺夏太康的王位,后被其臣寒浞所杀。

    ③奡(ào),传说中寒浞的儿子,后来为夏少康所杀。

    ④荡舟:用手划船,传说中奡力大,善于水战。

    ⑤禹稷:禹,夏朝的开国之君,善于治水,注重发展农业。稷,传说是周朝的祖先,又为谷神,教民种植庄稼。

    【译文】

    南宫适问孔子:“羿善于射箭,奡善于水战,最后都不得好死。禹和稷都亲自种植庄稼,却得到了天下。”孔子没有回答,南宫适出去后,孔子说:“这个人真是个君子呀!这个人真是崇尚德行啊。”

    【评析】

    “羿善射,奡荡舟,俱不得其死然。”逞勇斗狠,靠武力征服天下者,无善终。

    “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发展农业,改善民生,即“以德治天下”者,得天下。

    “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赞:崇尚“以德治天下”者,乃崇尚德者是也!

    故“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君子尚德==士人亦当尚德!

    即:君子要崇尚道德,士人要崇尚道德,每个人都要崇尚道德!

    “禹稷躬稼而有天下”==“以德治天下”!

    结论:以德治天下、平天下==拥有天下!

    (“恃德者昌,恃力者亡”)

    尚武不如尚德!

    43、为臣不可失德。

    【原文】

    子曰:“臧武仲以防求为后于鲁,虽曰不要君,吾不信也。”①

    【注释】

    ①臧武仲因得罪孟孙氏逃离鲁国,后来回到防邑,向鲁君要求,以立臧氏之后为卿大夫作为条件(把防邑当作他子孙的封地),自己离开防邑。孔子认为他以自己的封地为据点,想要挟君主,犯上作乱,犯下了不忠的大罪。所以他说了上面这段话。此事在《春秋》书中有记载。

    【译文】

    孔子说:“臧武仲凭借据守的防邑,请求鲁君立其子嗣为鲁国卿大夫,虽然有人说他不是要挟君主,我不相信。”

    【评析】

    臧武仲原本为鲁国的臣子,却以自己的封地为要挟,犯上作乱,故为严重失德之行为。

    “虽曰不要君,吾不信也”孔子不信、不满而失衡,故臧为臣之失德矣!

    刘君祖:[要知道,在古代“要君”是政治大忌,国君虽说现在不得不同意,但他心里是不痛快的,这就为将来埋下了杀机。当时为什么要说同意呢?因为鲁君不同意的话,臧武仲就有可能挟势造反,在国君暂时的控制范围内,只能认可其后代册封地,暂时答应也无妨。可是,迫于形势要求人家不痛快地答应一些事情,后果难料,何况是臣对君呢?](摘引完)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各有其道,各守其德,各安本分!臧显然违背了这一德行,即违背了为臣之职业道德,所以是失道失德之行为。

    为臣不可失德!

    44、为君不可失道。

    【原文】

    子曰:“晋文公①谲②而不正,齐桓公正而不谲。”

    【注释】

    ①晋文公:姓姬名重耳,春秋时期有作为的政治家,著名的霸主之一。公元前636-前628年在位。

    ②谲(jué):诡谲,欺诈。

    ③齐桓公:姓姜名小白,春秋时期有作为的政治家,著名的霸主之一。公元前685-前643年在位。

    【译文】

    孔子说:“晋文公诡诈而不正派,齐桓公正派而不诡诈。”

    【评析】

    齐桓公、晋文公,都曾是著名的霸主之一,即与平天下相联系。

    “谲而不正”失道、失德!

    “正而不谲”合道、有德!

    “九合诸侯,一匡天下。”是管子辅佐齐桓公完成的一统天下的霸业,“九合诸侯”即九次诸侯国的盟会。当时的会盟,既有点类似当今的东南亚联盟以及欧盟,又有根本不同,如当时主要是以消除或避免战争为目的,今日之结盟要么以商贸为目的,要么为军事联盟。所以,“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就是中国历史传统的平天下之内涵或追求,也就是孔子的“大同世界”之道。

    所以,如此之“九合诸侯”,而实现“一匡天下”,不可能靠军事手段,更非弱肉强食的逞勇斗狠,完全靠的是和平手段或和平道路,那么作为倡导者,或主事者,或“霸主”,靠什么服人、吸引人、凝聚人、引领人?除了道德,或德行品质,还会有别的选择吗?

    故,无论是一国之君,或结盟的霸主,无德则根本不可!

    国君无德,国家则必惑、必乱、必亡!

    霸主无德,联盟难联,何以和平结盟?

    失德必失道,失道即失德!

    为君不可失道!

    刘君祖:[同样是霸主,齐桓公还是略胜一筹,比较守正道,气度还是比晋文公要高一点,因为晋文公为了权变,耍诈的动作多一点,难免不正。齐桓公则是正而不谲,有时要通权达变的时候,他也不会去做狡诈的事。看来,晋文公好像不是完全值得信赖,而且晋文公的霸业也不长,他流亡在外十九年才归国执政。所以,人在有限的任期内不讲究,难免不会合乎正道,不然就没时间了。守正道的效果可能比较慢,而诡谲虽然有争议性,但可能速效。《春秋》中描述了很多重要的的政治人物的表现,有些人盛气凌人,有些人僭越本分,对周天子根本就没什么客气可讲,还有的甚至快意恩仇。晋文公重耳在外流亡很久,掌权时已年老,难免会不择手段,“谲而不正”是自然的。不像齐桓公公子小白在位时年轻,且有贤臣管仲辅助。](摘引完)

    45、人才的根本在于德。

    【原文】

    子曰:“骥①不称其力,称其德也。”

    【注释】

    ①骥:千里马。古代称善跑的马为骥。

    【译文】

    孔子说:“千里马值得称赞的不是它的力气,而是称赞它的品德。”

    【评析】

    人们常以千里马比喻人才。

    “骥不称其力,称其德也。”而在于其德!

    人才勿片面其能,更看其德!德重于其能!

    才者,更不能追求以力服人!服人者德也!

    有德无才,充其量一庸才;有才而无德,则必然是害才。所以,真正的人才当有德!

    所以,考察一个人才,德才兼具为最佳!若不能兼具,当重其德!人才者,德为首!

    为政之要,切不可凭借其力量甚者暴力!力,终有不逮!唯以德服人,方能恒久长!

    刘君祖:[“骥不称其力,称其德也”,“骥”指千里马,“德”指操守、作风。千里马之所以被称为千里马,不在于它气力大,而在于它的风格高出一筹,善用力气,耐久有恒。在中国,德行永远比力量重要,不能以力服人,要以德服人,“德高鬼神惊。](摘引完)

    故,无论什么样的人才,德行,都是至高无上的!

    人以德立,无德不立!评价或培养人才依然如此!

    人才的根本在于德!

    46、看历史人物要看其根本。

    【原文】

    子路曰:“桓公杀公子纠①,召忽②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诸侯③,不以兵车④,管仲之力也。如其仁⑤,如其仁。”

    【注释】

    ①公子纠:齐桓公的哥哥。齐桓公与他争位,杀掉了他。

    ②召忽:管仲和召忽都是公子纠的家臣。公子纠被杀后,召忽自杀,管仲归服于齐桓公,并当上了齐国的宰相。

    ③九合诸侯:齐桓公先后九次召集主持诸侯盟会。

    ④不以兵车:即不用武力。

    ⑤如其仁:这就是他的仁德。

    【译文】

    子路说:“齐桓公杀了公子纠,召忽为他自杀而殉节,但管仲却没有自杀。”子路说:“管仲不能算是仁者吧?”孔子说:“桓公九次组织天下各诸侯国的盟会,而非凭借武力,都是管仲着力促成的啊。这就是他的仁,这就是他的仁。”

    【评析】

    “桓公杀公子纠,召忽死之,管仲不死。”乃一生中之小节。

    “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即根本之所在。

    刘君祖:[真正的伦理观是要君君才臣臣,父父才子子。如果君不君,臣为什么要臣?君使臣以礼,臣才事君以忠,就这么简单。如果君不使臣以礼,你跟着尽忠,那是愚昧!为什么不把格局放大,不再效忠某个人、某个党或某个政权,而是效忠国家或全体人民?桓公杀了公子纠以后,小里小气的召忽就因为愚忠愚孝而自杀了。可管仲偏不去死,只有孔子能看懂这种心中有大格局的人物,所以他才肯定管仲。管仲有才华和韬略,可以为更大的齐国,甚至天下做贡献,为什么要为小小的公子纠殉葬呢?后来管仲辅佐齐桓公成就霸业,对当时天下的安定起了很大的作用。

    ……用外交手段,建立春秋初期的和平秩序,这让老百姓少受很多战火蹂躏。这是管仲的大爱表现,也是管仲核心创造力的发挥,哪能前老板一死就不顾一切地以身殉职呢?](摘引完)

    这就是当如何看管仲的根本之处。

    根本,即主流、大节等是否合道。

    故,看历史人物,重在其“道”。

    看历史人物要看其根本!

    47、看历史人物要看其历史贡献。

    【原文】

    子贡曰:“管仲非仁者与?桓公杀公子纠,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①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③也,自经④于沟渎⑤而莫之知也。”

    【注释】

    ①微:无,没有。

    ②被发左衽:被,同“披”。衽,衣襟。“被发左衽”是当时的夷狄习俗。

    ③谅:遵守信用,这里指小节小信。

    ④自经:上吊自杀。

    ⑤渎:小沟渠。

    【译文】

    子贡问:“管仲不能算是仁者吧?桓公杀了公子纠,他不能为公子纠殉节,反而还做了齐桓公的宰相。”孔子说:“管仲辅佐桓公,使之成为各诸侯国结盟的霸主,匡正了天下,老百姓到了今天还享受着他的好处。如果没有管仲,恐怕我们已经沦为披头散发、衣襟向左边开扣的夷狄之人了。怎能像看待一般平庸男女那样,恪守小诚小节,既便自杀在小山沟里,也没有人知道呀。”

    【评析】

    “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这就是管仲的重大历史贡献。

    重大历史贡献,就是大德,即大道,或曰崇高道德者。

    南怀瑾:[孔子告诉子贡,管仲对历史的贡献有如此的大,没有管仲,我们的文化都可能灭绝了。这种情形,又怎么是普通男女,认为他怎么不为公子纠而死的观念可比呢?公子纠对管仲并不好,不听管仲的意见,如听管仲的意见,就不会有齐桓公,而是公子纠起来了。公子纠不以管仲为国士,管仲也不必要为公子纠殉死。这就不能拿普通一般人的情形来责备管仲了。普通人一碰到失败就自杀,毫无价值,好像倒在污水沟里,这样一死了之,又有什么意义?所以他不轻易为公子纠而死,以致后来有这么大的贡献。那么这生死之间的价值取舍,就另是一番评估了。](摘引完)

    管仲如此重大的历史贡献,怎能用一般的世俗的眼光观念看待?

    对待任何重要历史人物是否皆当如此?观其根本性的历史贡献。

    重大的历史贡献者,就是历史的大德之人!当尊崇赞誉与传承。

    当然,也会有功亦有过,则看功过孰大孰小,归根结蒂看道德。

    “道检验万物”!

    看历史人物要看其历史贡献!

    48、每个人的历史都是自己书写的。

    【原文】

    公叔文子之臣大夫僎①与文子同升诸公。子闻之曰:“可以为文矣。”

    【注释】

    ①僎(xún):人名。公叔文子的家臣。

    ②升诸公:公,公室。这是说僎由家臣升为大夫,与公叔文子同位。

    【译文】

    公叔文子的家臣僎,(在公叔文子的举荐下)和公叔文子一同做了卫国的大夫。孔子知道了这件事以后说:“(他死后)可以给他‘文'的谥号了。”

    【评析】

    “公叔文子之臣大夫僎与文子同升诸公。”现世之:宽阔的胸襟,德之以人。

    “可以为文矣。”终成历史之:“文”!

    常言道,流芳千古,万古传唱,遗臭万年,千古骂名,积德积富惠及子孙等,讲的都是关于现世的作为与来世报的。的确,祖上荣耀,子孙受益,祖上有德,子孙得福;相反则是祖上受辱,子孙蒙羞,祖上无德,子孙受辱。这些都是无情的事实!归根结蒂,因果使然。

    自然万物皆因果!有些前因后果于自身,有些己因后果(影响)于子孙。

    昨天是今天的历史,今天是明天的历史,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皆为历史。

    人类今天的所为就是明天的人类史,个人今天的所为就是明天的个人史。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春种、夏管,决定秋收!没有不“秋后算账”的。

    所以,根本上看:路是自己走出来的!历史是自己写下的!每天都在写。

    公叔文子写了精彩的一笔:“与文子同升诸公”!“可以为文矣。”

    那么,自己当如何书写自己的历史?自己想给后人或子孙留下点什么呢?

    当然,也有专门写史、记史、评史等专门人才,然非大德之人不可为之!

    守诚者用史,小人乱史,邪恶者歪曲或篡改史,都终将正本清源归于史。

    每个人都是历史人物!无论德者,还是缺德者。

    历史自有定论!自然万物,因果最客观、公正!

    一每个人的历史都是自己书写的!

    C明德行!

    49、德者在于德行。

    【原文】

    子曰:“爱之,能勿劳乎?忠焉,能勿诲①乎?”

    【注释】

    ①诲:教诲,诲人,此指提醒、规劝。

    【译文】

    孔子说:“爱他,能不为他操劳吗?忠于他,(出现问题)能不规劝他吗?”

    【评析】

    德,在于行,即行为处世都要合乎德之规范!

    没有德行,不合乎德的要求,还何以为德者?

    “爱之”即德!“能勿劳乎?”故德行!

    “忠焉”即德!“能勿诲乎?”故德行!

    即:即德故德行!

    德者在于德行!

    50、失德者失之。

    【原文】

    子曰:“其言之不怍①,则为之也难②。”

    【注释】

    ①怍(zuò):惭愧的意思。不怍,大言不惭。

    ②则为之也难:则,那么。为之,作为、做什么、(言之)欲为,此指要人相信。

    【译文】

    孔子说:“一个人如果大言不惭,那么他的话要人相信就很难了。”

    【评析】

    德者得也,失德者失也!

    “其言之不怍”失德者也!

    “则为之也难”失人者也!

    俗语常形容一些人:说大话不脸红,吹牛皮不上税!这样的人,说话办事谁还会相信?言而无信,还何以为人处事?不就是最大的失吗?或做人最大的失败吗?

    “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

    大言不惭,还何以交人处事?

    失德者失之!

    51、德者当持守其德。

    【原文】

    陈成子①弑简公②。孔子沐浴而朝,告于哀公曰:“陈恒弑其君,请讨之。”公曰:“告夫三子③。”

    孔子曰:“以吾从大夫之后④,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三子’者。”

    之⑤三子告,不可。孔子曰:“以吾从大夫之后,不敢不告也。”

    【注释】

    ①陈成子:即陈恒,齐国大夫,又叫田成子。公元前481年,他杀死齐简公,夺取了政权。

    ②简公:齐简公,姓姜名壬。公元前484前481年在位。

    ③三子:指季孙、孟孙、叔孙三家。

    ④从大夫之后:孔子曾任过大夫职,但此时已经去官家居,所以说从大夫之后。

    ⑤之:动词,往。

    【译文】

    陈成子杀了齐简公。孔子斋戒沐浴之后,上朝向鲁哀公报告:“陈恒把他的君主杀了,请您出兵讨伐。”鲁哀公说:“你去报告给三卿大夫吧。”孔子说:“因为我曾担任过大夫,所以不敢不来报告。君主则说‘你去报告给三卿大夫吧。'!”孔子便向三卿大夫作了报告,但是他的建议没有得到采纳,孔子又说:“因为我曾担任过大夫,所以不敢不来报告呀!”

    【评析】

    “陈恒弑其君,请讨之。”德之行为。

    “以吾从大夫之后,不敢不告也。”持守其德。

    孔子连续两个“以吾从大夫之后,不敢不告也。”即强调,自己虽已离开原来的职位,但不敢忘其责与德,即持守道德而不变,积极建言。该说的我说了,该建议的我也建议了,至于听不听,则不在己!也就是说,在对待“陈恒弑其君”这一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表明了自己的道德立场或观点,自己该做的做了,至于君王或王公大臣当何作为,则无权干预。

    南怀瑾:[孔子说,因为我总是从大夫之后,是国家有地位的人,职责所在,道义所在,不能不向你报告。鲁哀公听完了还是要他去告诉季家,于是孔子退回来,告诉季家三兄弟。可是季家三兄弟不同意,认为不要管这个闲事。孔子说,因为我是鲁国的人,所以我不能不说,将来不要说我没有讲过这个话,我已经告诉过你们,也向国君报告过,我的个人责任、国家责任、历史责任都尽到了,做不做是你们的事。](摘引完)

    所以,在一些重大问题上,能是非鲜明,洁身自好,恪守道德,就很不简单了。

    道德,贵在坚持不懈。

    德者当持守其德!

    52、为臣之德当正直。

    【原文】

    子路问事君。子曰:“勿欺①也,而犯②之。”

    【注释】

    ①欺:欺骗。

    ②犯:冒犯,直谏,此指犯颜直谏。

    【译文】

    子路问怎样事奉君主。孔子说:“(对君主)不能欺骗,但可以犯颜直谏。”

    【评析】

    “勿欺也”要正直;

    “而犯之”亦正直。

    “勿欺也,而犯之。”为臣之道,当以正直的态度对待君上。

    按现在的话说,就是:

    “勿欺也”不弄虚作假,不搞形式主义,不欺上瞒下等。

    “而犯之”不拍马溜须,不阿谀奉承,讲真话不讲假话。

    当然,这是对明君而言的,对于昏君则不可,即前篇之“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

    所以,这也是对臣者的一般性要求,或常态下应持有的态度,也适合该篇子路的性格。

    为臣之德当正直!

    53、君子与小人之别在于德。

    【原文】

    子曰:“君子上达①,小人下达。”

    【注释】

    ①达:通达,精明,精于,追求。通达,喻指悟道或有道,“上达”亦为此意。

    【译文】

    孔子说:“君子通达于上,洞悉天下事物;小人精于于下,贪图眼前及自身。”

    【评析】

    “君子上达”通达于道德修齐治平有德!

    “小人下达”精明于私利贪图眼前无德!

    所以,一个“德”字,即有德,或缺德,就是君子与小人的分水岭、试金石!

    即:有德则君子,缺德则小人!

    为人者,要做君子,莫做小人!

    做君子之德,莫学小人之缺德!

    君子与小人之别在于德!

    54、“以直报怨”与“以德报怨”。

    【原文】

    或曰:“以德报怨①,何如?”子曰:“何以②报德?以直③报怨,以德报德。”

    【注释】

    ①以德报怨:以,用。德,德行,善行,恩德。报,回报,报答,回应,对应。怨,即怨恨,不满,仇恨,可引申为失德,缺德。

    ②何以:怎么?什么?如何?怎么样?

    ③直:正直,直率,坦诚,德之内涵。

    【译文】

    有人说:“用德行来回报怨恨,怎么样?”孔子说:“那用什么来回报德行呢?所以,是用正直来回报怨恨,用德行来回报德行。”

    [《老子》第六十三章(原文):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报怨以德。大小,多少,图难乎其易也,为大乎其细也。天下之难作于易,天下之大作于细。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夫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是以圣人猷难之,故终于无难。

    (译文):以无为的态度去有所作为,以不生事的态度去做事,以恬淡无味当作味,以恩德回报怨恨。大生于小,多起于少,克服困难要从容易的入手,实现远大抱负要从细小的事情做起。天下的难事要从容易的事情做起,天下的大事要从细小的事情做起。因此,圣人始终不贪图大,所以能够成就大事。轻易允诺的,必定信用不足;把事情看得过于容易,必定会遇到更多的困难。因此,圣人尤其重视困难,所以最终也就没有困难了。]

    【评析】

    孔子“以直报怨”PK老子“以德报怨”?

    非也!二者表述不同,乃异曲同工之妙!

    先看孔子之“以直报怨”。“直”亦德!即以坦诚、正直的态度,回报不满或者怨恨!如是非鲜明,善恶明确,或直言相告,或晓之以理等,如上文之“非敢为佞也,疾固也。”再如,“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即己不正焉能正人?“正人”就是“以直报怨”的过程。所谓言传身教,即教育、教化、感化等,就是“以直报怨”。故,无论是帮助他人,或教化社会,乃至追求“天下大同”,怎能不以“正”以“直”?怎能“弱肉强食”而逞凶斗狠呢?所以,“以直报怨”也就是凭借“德行”而大道天下的过程,“以德”影响、教化而“报怨”天下的过程(如对待失德、缺德、无道)。故,对待无德、无道,如果排除武力,即为德行,也就是“以直报怨”或“以德报怨”。

    再看老子之“以德报怨”。《道德经》是一部关于“道”或“道德”的基本理论的哲学著作,除了书中的实证或用例以外,更多的则是关于“道”的宏观论述,而此“以德报怨”就是如此。大道天下,或平天下,绝不可以凭借武力,更不可恃强凌弱,只能凭借“道”与“德”,如以有道对待无道,以有德对待无德,以道德对待弱肉强食等,即“以德报怨”。然而,“以德报怨”之具体操作与实施,是否仍离不开孔子之“以直报怨”?假如不坦诚、不正直,不是非鲜明,如何影响、教化而“正”天下呢?如管子“九合诸侯,一匡天下”,是否就是“以德报怨”的过程,同时也是“以直报怨”的过程?

    所以,老子之“以德报怨”更宏观,孔子之“以直报怨”则更具体!二者则内涵一致,意义相同或相通,不可分割!如同“德行”概念则宏观,“仁义礼智信”等行为则具体。

    简言之,没有“以直报怨”,如何“以德报怨”?

    然而,没有“以德报怨”,又何以“以直报怨”?

    况且,孔子会主张冤冤相报、逞凶斗狠以牙还牙?

    而至于“以德报德”,当然则为孔子应有之意了!

    故,孔子“以直报怨”==老子“以德报怨”!

    如同:道德==道与德==大道天下==天下大同!

    以直报怨终无怨,冤冤相报何时了?

    弱肉强食,人类则无和平、无未来!

    “以直报怨”与“以德报怨”!

    55、古今“学者”之别在于德。

    【原文】

    子曰:“古之学者①为己②,今之学者为人③。”

    【注释】

    ①学者:学人,知识分子等。

    ②为己:为了修身提高自己。

    ③为人:为了名声给别人看。

    【译文】

    孔子说:“古人学习是为了修身而提高自己,现在的人学习是为了装饰自己给别人看。”

    【评析】

    该篇,孔子强调的是学习或学生、学者等,对于提高自身,或提升自我的重要性。

    仅就学习为提升自我“为己”,与为名(包括为社会)“为人”,两个概念而言。

    孔子的学习为提高自我“为己”,主要包含道德(修身)与知识能力两部分内容,对此孔子在其它篇中也多有强调,如“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原《学而》篇中),再就是“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后文中),讲的就是这方面的意思。而其中的“患不知人也”、“患其不能也”,再加上孔子反复强调的“修身”,就是孔子在该篇强调的“为己”之内涵!即“为己”==修身+“能也”==德才兼具!

    而该篇中的“为人”,也当包含两方面的意思,一方面,是上述之“知”,即追求名声或知名度(如天下知)等;另一方面,极端追求功利,包括片面强调社会贡献。这两个方面的问题就在于只强调“为人”,而忽视“为己”,即孔子之“不患人之不己知”之“知”!即“为人”==“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无德、无才!

    说到底,“为己”与“为人”,当谁先谁后的问题!何况作为一个学人,是当一心一意“为己”,后则顺应自然“为人”,还是忽视或轻视“为己”,而极端追求“为人”?

    常言道,打铁先要自身硬,自身不硬何以打铁?正人先正己,己不正焉能正人?与该篇的“为己”与“为人”,乃异曲同工。

    做不到“为己”,何以“为人”?

    若自身不强,何以强国、强天下?

    “古之学者为己”修身养性,提升自我有德!

    “今之学者为人”为出名、让人赏识等失德!

    古代人如同老子的“纯真质朴”,民风淳厚古朴!修身律己即“为己”!

    今人则追求科学智慧智巧赢家,道德沦丧社会混乱!追名逐利“为人”!

    故,不能不反映到“学者”上。

    说到底是道德即个人修身问题。

    孔子以此警示:道德滑坡问题。

    无德、无能,何以治国平天下?

    无德而有能,反而其危害更大!

    修身以德、以能,则通达天下!

    古今“学者”之别在于德!

    56、做事好与差之别在于德。

    【原文】

    蘧伯玉①使人于孔子,孔子与之坐而问焉。曰:“夫子何为?”对曰:“夫子欲寡其过而未能也。”使者出,子曰:“使乎!使乎!”

    【注释】

    ①蘧伯玉:蘧,音qú。人名,卫国的大夫,名瑗,孔子到卫国时曾住在他的家里。

    【译文】

    蘧伯玉派使者去拜访孔子。孔子请使者坐下后问道:“先生最近在做什么?”使者回答说:“先生想要减少自己的过错,但还未能做到。”使者走了以后,孔子说:“好使者啊,好使者啊!”

    【评析】

    “先生想要减少自己的过错,但还未能做到。”即先生德之表现。

    使者回答说:实话实说,坦诚正直,谦虚有修养,表现使者之德。

    南怀瑾:[看了这节对话,被人问到长官的事时,替自己主管应对得那么谦虚,那么得体,所以等到他离开以后,孔子就立刻告诉他一些学生,这个人够得上当代表,够得上当大使,他替派他出来的主管所答的话,谦虚而不失体,非常恰当。换句话说,也看出这个使臣本身的修养学问。

    这一点我们要注意,假使在自己国家以内,出去为朋友作代表,或被主管派出去办一件事,要把立场先站好,这是很难的。有的人把主管捧得太过分了;有的发主管牢骚,先骂起自己的主管来了,如果到国外当大使,更严重了,那就要看修养的风度了。所以外交人才难得,尤其贫弱国家的外交,说话的立场,不易把握。](摘引完)

    德者,道也!平衡和谐即为德。

    平衡和谐,则事情的圆满结局。

    失衡失谐,则事之不平而失败。

    使者之德,赢得平衡和谐之果。

    做事好与差之别在于德!

    57、德者恪守本分。

    【原文】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①其政。”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

    【注释】

    ①谋:思考,考虑,思谋,谋划,插手。

    【译文】

    孔子说:“不在那个职位,就不要考虑那个职位上的事情。”曾子说:“君子考虑问题,从来不超出自己的职位范围。”

    【评析】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否则,名不正言不顺而失衡失谐!故,失德!

    “君子思不出其位。”安于本分职守,名正言顺,平衡和谐!故,有德!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是被人们广为传说的一句名言。是孔子对于学生及当政者为官从政的忠告。他要求为官者当各负其责,各司其职,脚踏实地,做好本职份内的事情。“君子思不出其位”也同样是这个意思。这是孔子的一贯思想,与“正名分”的主张是完全一致的。

    德者,行为处事,以追求平衡和谐为归旨!

    德者恪守本分!

    58、德者耻于言过其实。

    【原文】

    子曰:“君子耻①其言而过其行。”

    【注释】

    ①耻:羞耻,为耻,为可耻。

    【译文】

    孔子说:“君子耻于言过其实(或说得多而做得少)。”

    【评析】

    “其言而过其行”大话,空话,过头话等,必失衡失谐而失德。

    “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其言止于耻者,必平衡和谐而德者。

    常言道,锅头饭好吃,锅头(过头)话不好说,即为此意!

    这句话极为精炼,但含义深刻,孔子希望人们少说多做,而不要只说不做或多说少做。在社会生活中,总有一些夸夸其谈的人,他们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说尽了大话、套话、虚话,但到头来,一件实事未做,给单位或他人造成极大的不良影响,自己也终受其害。因此,对照孔子所说的这句话,有此类习惯的人,是否应当有所警戒了?

    给此类人画像:说话的巨人,行动的矮子!

    故,言行不一,表里不一,势必一事无成!

    德者耻于言过其实!

    59、德者仁、知、勇。

    【原文】

    子曰:“君子道者①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子贡曰:“夫子自道也。”

    【注释】

    ①君子道者:君子之道。

    【译文】

    孔子说:“君子之道有三个方面,我都未能做到。仁者没有什么可忧愁的,有真知的人是不会被迷惑的,勇敢者无所畏惧。”子贡说:“这正是老师的自我表述啊!”

    【评析】

    君子之道,三点最重要,即:仁、知、勇!

    “仁者不忧”心中有仁的人,就不会有忧虑了德者,善平衡和谐,何以忧?

    “知者不惑”有真知灼见者,就不会被迷惑了真知者,即通达者,何以惑?

    “勇者不惧”真正的勇敢者,则是无所畏惧的勇敢者,即德而勇,何以惧?

    没有忧,没有惑,没有惧,天下大道任我行,岂不是世上最伟大而最逍遥快活之人?

    所以说,有了仁、知、勇,就拥有了事业、天下、个人的一切!

    “我无能焉”既是自谦,也是勉励!故,“夫子自道也。”

    在原《子罕》篇第九当中,孔子也讲到这三个方面,可见这三方面在孔子心中的位置。故,作为君子,或君子之道,必备的内涵或品格有许多,但这三个方面不可或缺,否则就会难以成就大事,甚至一事无成,而治国、平天下,更离不开此三德。

    成大事者,三德不可缺!

    德者仁、知、勇!

    60、德者不专门挑剔指责别人。

    【原文】

    子贡方人①。子曰:“赐也贤乎哉②?夫我则不暇。”

    【注释】

    ①方(bang)人:评论、诽谤别人。

    ②贤乎哉:疑问语气,就你贤吗?

    【译文】

    子贡评论指责别人的问题。孔子说:“赐啊,你真的就那么贤良吗?我可没有闲工夫去评论指责别人。”

    【评析】

    孔子借此而批评那些专爱挑剔、指责、批评别人的人,故“夫我则不暇。”

    生活中,社会上,的确不少这样的人,特别是当一个社会无道时,人们往往因惑于道,而是非混淆,善恶不辨,看谁都不顺眼,事事都感到不顺心,于是牢骚、埋怨、指责,甚至骂大街等现象,随处可见。看当今,网上、社会上,充满的暴戾之气,看一个个自以为是,浮躁、极端得何以了得,仿佛人人都成了思想家、理论家、真理的化身!甚者,有的竟以此为营生,干起了专门挑剔、批评、指责别人的“专干”,有的则被雇,成了名副其实的专门干拍马与挑剔勾当的“雇佣军”名曰“蓝军”或“水军”,另有些人被戏谑为专家(砖家)、教授(叫兽),更多的则是“散兵游勇”,看哪个人、哪篇文章、哪个观点不合自己的胃口,就“拍砖”甚者骂大街等,而现实中的围攻甚者肢体接触等,更是屡见不鲜。与之相对应,竟然出现了“禁言”、“封口”、“删帖”、“删博”等“专职”,以及打造“防火墙”,相反则“翻墙”等新型产业或专业的部门!人们的聪明才智,都用在这上面了!

    所以,当今天下最聪明的是中国人:只须说别人的缺点、自己的优点(赞歌),绝不许说自己的缺点、别人的优点!

    最愚蠢的,当为中国古人了:孔子“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所以,了解了这些,也就理解了孔子此话之深刻内涵了!

    对这些专门挑剔、指责别人的现象,庄子曾予以了有力的鞭挞及辛辣的讽刺,然,今日之中国,比起庄子时代,肯定是小巫见大巫,有过之而无不及!

    归根结蒂则在于:惑于道,而失于德!

    心中有“道”(真理),修养以德,还何以会挑剔、指责?

    德者不专门挑剔指责别人!

    61、德者重在提高自己。

    【原文】

    子曰:“不患①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注释】

    ①患:担心,忧虑。

    【译文】

    孔子说:“不要担心别人不知道自己,而是要担心自己的能力不够。”

    【评析】

    孔子在(原《学而》篇中)也曾指出:“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与该篇意义相似,只是该篇则更加明确地强调个人的能力问题。意思是,一个人不怕别人不了解自己,发现不了自己,就怕自己没有真本事,没有真学问,没有真才能,否则终有所成。

    虽未强调德,但德在其中矣!

    “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扎实努力,不急、不燥,不图虚名,即为德!

    如果总是“患人之不己知”,不是用功于真才实学,而是贪图虚名等,还何以德?

    当自信:天生我材必有用!

    建功业,真才实学乃根本!

    德者重在提高自己!

    62、德者待人处事善且明。

    【原文】

    子曰:“不逆①诈,不亿②不信,抑亦先觉者,是贤乎!”

    【注释】

    ①逆:预先猜测。

    ②亿:同“臆”,猜测的意思。

    【译文】

    孔子说:“不预先怀疑别人会欺诈,不主观臆猜别人会不诚实。但假如遇事能够觉察到别人的欺诈和不诚实,这就是贤人了。”

    【评析】

    “不逆诈,不亿不信”与人为善,或以善良之心对待别人。

    “抑亦先觉者,是贤乎!”即明察、明智、心明,以处事。

    以善良之心待人;

    以明白之心处事。

    德者待人处事善且明!

    刘君祖:[“不逆诈,不亿不信”,不事先假设别人会欺骗,也不事先猜测别人会失信。“逆”有预先的意思,“诈”是欺骗,“亿”是猜测。

    “逆诈”者预先设想别人欺骗自己。我们刚开始跟人家打交道或合作时,容易怀疑对方是不是来骗我,来占我便宜的?或者习惯猜疑对方的话是否可信。防人之心不可无嘛,我们通常都会这样子想,认为找上门来的没好事。

    孔子认为这样的想法不厚道,这样的人生没意思,再说这也不利于社会的运转。不可否认,社会上欺骗的事情是很多,但不是每个人都这样,如果秉持“逆诈,不亿不信”的原则与人打交道,你不就冤枉好人了吗?再说,这样子也不可能做成事。先入为主,一定会影响到你跟别人的互动。况且,如果大家都这样想,我们自己不是也容易被别人冤枉吗?

    “抑亦先觉者,是贤乎!”遇到这类事也能及早察觉的人,不是很了不起吗?“抑”是不过、但是的意思。孔子在此告诉我们,与人打交道时,宁愿先相信他,但注意,不要随随便便就被他骗到。自己要培养先知先觉的能力,对人的言谈举止有敏感力。对方即使不诚实,只要你心中有察觉,谨慎行事即可。不要因为吃了某种亏而影响你今后人生的基本处世态度,从此不再相信人了。别人欺骗是他的问题,我们基本的处世态度不要变,否则,我们会因此受到更大的损害。

    所以,我们还是要尽量相信人,把人往好处想,多看人生的光明面,诚信交友,用爱感人。人海茫茫,跟形形色色的人接触,我们不要先入为主,警惕自己的刻板印象,绝不能把所有人都当骗子防备。](摘引完)

    63、洁身自好。

    【原文】

    子曰:“贤者辟①世,其次辟地,其次辟色,其次辟言。”子曰:“作者七人②矣。”

    【注释】

    ①辟:同“避”,避开,避免,躲避,逃避。

    ②七人:有说为:伯夷、叔齐、虞仲、夷逸、朱张、柳下惠、少连。

    【译文】

    孔子说:“一个贤能的人会避开无道的社会,其次会避开无德的地方,再其次会避开不仁的嘴脸,又再其次是避开无礼的言语。”孔子又说:“这样做的人已经有七个了。”

    【评析】

    人们常以“出污泥而不染”,来形容君子或德者之清高,或洁身自好。

    那么,如何才能做到呢?孔子在该篇给出了答案。

    关键就在一个“避”字上。

    “贤者辟世”贤能者,会“隐士”而避开这道德沦丧的社会或世道。

    “其次辟地”其次,是避开此地,而选择另一个较好些的地方居住。

    “其次辟色”再其次,则是少接触那些失德而贪婪者,即非礼勿看。

    “其次辟言”最后,难以避世、避地、辟色,则少听,即非礼勿听。

    “作者七人矣。”其实,如此并不难,已有七个人这样成功地做了。

    如此者,既可避免同流合污,又可避免被其不良干扰或影响。所以,“避”,表面看是一种消极对待,实则主动应对,既然难以改变别人与环境,那么就改变自己。

    真正的德者,是高傲的、清高的、自持的、自律的,不会舍弃其人生的崇高品质与道德追求的。然而,清高的德者,一旦置身于道德沦丧的社会,则犹如处于混乱浑浊的环境中,同时则又像鹤立鸡群,或骆驼进入羊群,将处于十分难堪与尴尬的境地!甚者会遭到嘲笑、攻击、乃至迫害,除非也跟着改变同流合污而融入其中,否则难以立身!道德沦丧,实则是道德沦陷!如何不跟着被沦陷,一个“避”实难得。

    一旦身处逆境,是顺流而下?还是逆流而上?还有一个“避”字可供选择!

    如此,才能恒守其德!才能不舍其人生追求!才能冲破黑暗而拥抱到太阳!

    孔子以一个“避”字,而保留下道德的种子!

    然而,孔子启悟别人,自己却奋然逆流而上!

    不仅洁身自好,还承前启后开辟未来,圣者!

    对于普通的德者,无力回天则当自保而避之。

    洁身自好!

    64、义无反顾。

    【原文】

    子路宿于石门①。晨门②曰:“奚自?”子路曰:“自孔氏。”曰:“是知其不可而为之者与?”

    【注释】

    ①石门:地名。鲁国都城的外门。

    ②晨门:早上看守城门的人。

    【译文】

    子路夜宿石门,早上看守城门的人问:“从哪里来?”子路说:“从孔家来。”看门的人说:“就是那个明知做不到却还要去做的人吗?”

    【评析】

    “知其不可而为之”义无反顾!

    即为了道义而奋不顾身,绝不回头。

    正因为孔子的“知其不可而为之”,才成就了中国两千多年居于正统地位的孔孟之道,才保证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代代相传,数千年,一脉相承到如今。

    完全可以说,古今中外,任何真理的诞生、发展,都莫不是有赖于像孔子如此的坚毅、执着、义无反顾,即“知其不可而为之”!像哥白尼,布鲁诺等。又如李大钊、夏明翰等,虽然他们的追求误入歧途,但其追求“真理”的精神值得可敬,但凡为“真理”而献身者,莫不如此,即“知其不可而为之”!要不然,人类文明就不会发展进步。

    不怕艰难困苦,不怕世俗的讥讽、嘲笑,甚至不怕掉脑袋,坚定不移,砥砺前行,无怨无悔,义无反顾,“知其不可而为之”!

    这才是民族的脊梁,人类文明的脊梁。

    就是做一般的事情也是如此,人要有一点锲而不舍的追求精神,许多事情都是经过艰苦努力和奋斗而得来的。孔子“知其不可而为之”,反映出他义无反顾的执着精神!历史证明了孔子的这种精神,民族、国家、人类等,都证明也离不开这种追求精神。一个人要想做成一件事,或一种追求等,都需要有这么一种锲而不舍的精神。

    真理,往往就掌握在“知其不可而为之”的追求者手中。

    义无反顾!

    南怀瑾:[这个晨门就是隐士,他学问很好,道德很好,可是隐居在一群下级干部当中。古代有所谓:“小隐在山林,大隐于市朝。”当隐士跑到山林中是小隐,消极的,是孔子所谓的辟世、辟地。有些人一生做官,而在最后临死时,才知道他在当隐士,此即“大隐于市朝”。……

    上面讲隐士的路线。但为什么要当隐士?因为时代没有办法。晨门这位隐士,就说孔子并不是不知道做不了,他明知道做不到却硬要做。这位晨门老兄,批评得很恰当,他没有骂孔子不对,也没有说孔子对,只是对子路说,就是那个“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姓孔的吗?在《论语》中,这里又出现了一个隐士了。

    孔子为圣人,重心就这个地方。而孔子的难学之处也在这里。另如老子、庄子等很多学问高超、修养深邃的人,知道面前这个时代无可挽回,他们就退隐了。后来唐代有位知名的文中子(本名王通,写《滕王阁序》的王勃,就是他的孙子)儒、释、道三家的学问都通。在隋炀帝的时候还年轻,有志于天下,但到处碰壁行不通,看到当前的时代不宜施展才学,于是退下来讲学,培养下一代,教化年轻的学生,传播种籽。后来唐太宗的开国名臣,如房玄龄、杜如晦这一班人,都是他的学生,他的目的达到了。所以他死后,门人尊谥他为“文中子”。](摘引完)

    D明道德!

    65、德而适道。

    【原文】

    子曰:“邦有道,危①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②。”

    【注释】

    ①危:直,正直。

    ②孙:同“逊”,谦逊,此指谨慎。

    【译文】

    孔子说:“国家有道,说话办事都要正直;国家无道,做事要正直,说话要谨慎。”

    【评析】

    “天道平衡”!

    道,平衡和谐!平衡和谐,就平安吉祥!

    欲持守德,即保持自己的德行品质而不变,就得合道、顺应道!否则,不仅难以持守,还会招致杀身之祸!

    “邦有道,危言危行”合道平衡和谐平安吉祥!

    若邦无道,危言危行不合道失衡失谐凶险祸根!

    “邦无道,危行言孙”合道平衡和谐平安吉祥!

    若邦有道,危行言孙不合道过分谨慎失衡失谐。

    所以,作为知识分子:

    在“邦有道”的社会里,政治开明,话好说,事好做,可放开手脚大展宏图。

    在“邦无道”的社会里,则不能不谨小慎微,因言获罪、文字狱等并非鲜见。

    也就是说,作为知识分子,要善于保护自己,即避世以求道,另现世而合道。

    即:知识分子的安危系于道,成功与否在于道!即:平衡和谐,与失衡失谐。

    故,平天下者,必善于“平衡”天下,否则不仅将一事无成,还会凶险无限!

    结论:作为知识分子:

    德者,讲话以及行为处事等,要合道。

    德者,心中要有道,适应道,顺应道。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在于道!

    德而适道!

    66、追求道德无怨无悔。

    【原文】

    子曰:“莫我知也夫!”子贡曰:“何为其莫知子也?”子曰:“不怨天,不尤①人。下学而上达②,知我者其天乎!”

    【注释】

    ①尤:责怪、怨恨。

    ②下学上达:下,基础,底层,基层。上,天意,天命(天道)。达,通达。上达,即通达“天道”,此指彻悟“道德”。

    【译文】

    孔子说:“没有人了解我啊!”子贡说:“为什么说没有人了解您呢?”孔子说:“我不抱怨天,不责怪人,从最底层的学起,最终而通达天命,了解我的大概只有天吧!”

    【评析】

    “没有人了解我啊!”但凡先知先觉,都是孤独的,否则,就不是先知先觉。

    “不怨天,不尤人。”无论能否得到别人的理解,对自己的追求都无怨无悔。

    “下学而上达。”这就是先知先觉者最终被接受或认可,而成为圣人之所在。

    “知我者其天乎!”这就是天意!先知先觉者心中那一份高傲、执着与孤独。

    追求道德无怨无悔!

    南怀瑾:[孔子有一天感叹没有人了解他。子贡听见就说:老师何必这样悲观!怎会没人了解你?孔子说,我这一生,“不怨天,不尤人”;从基层的学识,艰苦的人生经验起步,但不为现实所困,能够升华,走入形而上的境界。这是孔子的自我描述,因为孔子出身穷苦,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下,体会到人生哲理,成就智慧的德业,升华上达,超越世俗,因此对人世间也不要求别人的了解,存心自有天知。](摘引完)

    67、天意不可违。

    【原文】

    公伯寮①愬②子路于季孙。子服景伯以告,曰:“夫子固有惑志于公伯寮,吾力犹能肆诸市朝④。”子曰:“道之将行也与,命⑤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

    【注释】

    ①公伯寮:姓公伯名寮,字子周,孔子的学生,曾任季氏的家臣。

    ②愬(sù):同“诉”,告发,诽谤。

    ③子服景伯:鲁国大夫,姓子服名伯,景是他的谥号。

    ④肆诸市朝:古时处死罪人后陈尸示众。

    ⑤命:天命,天意,天道。

    【译文】

    公伯寮在季孙面前诽谤子路。子服景伯把这件事告诉给了孔子,并且说:“季孙氏已经被公伯寮迷惑了,以我的能力能够把公伯寮杀了,陈尸于市。”孔子说:“大道行于天下,是天命所决定的;大道被废弃,也是天命决定的。公伯寮怎么能左右天命呢?”

    【评析】

    “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一切皆天意!天道不可违!

    “公伯寮其如命何!”顺应天意天必助之,违背天意天必惩之!谁敢违抗天?

    “天道不可违”!违背规律就必然要受到规律的惩罚!

    尽人事,听天命!凡事当遵从规律,顺应自然则最佳!

    正可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天意不可违!

    刘君祖:[这就是活生生的人世间。细想就懂了,社会上到处都有公伯寮,到处都有子服景伯。你子服景伯搅合这个干吗?坐得正、行得正,就不用搞这套。他斗争你,你斗争他,其实是狗咬狗,一嘴毛。孔老夫子是何等人!听了子服景伯一番话,孔子心平如镜,就平平淡淡地回复子服景伯:“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如果大道真的是要行于天下,那是天命在决定;如果大道真被废了,那也是天命在决定。公伯寮怎么能左右天命呢?也就是说,我们顺其自然吧,看学生的造化了,您子服景伯还是省省心吧,不需要那样。](摘引完)

    68、最难,对于道德的固守与坚持。

    【原文】

    子击磬①于卫,有荷蒉②而过孔氏之门者,曰:“有心哉,击磬乎!”既而曰:“鄙③哉!硁硁④乎!莫己知也,斯己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子曰:“果哉?末⑧之难矣。”

    【注释】

    ①磬(qìng):一种打击乐器的名称。

    ②荷蒉(kuì):荷,肩扛。蒉,草筐。肩背着草筐。

    ③鄙:粗俗,粗鄙,此指固执、执着。

    ④硁硁(kēng):击磬的声音。

    ⑤斯己而已矣:斯,指代,他或他做的那些。己,自己。而已,罢了。

    ⑥深则厉:指穿着衣服涉水过河。

    ⑦浅则揭:指提起衣襟涉水过河。“深则厉,浅则揭”是《诗经·卫风·匏有苦叶》的诗句,意思是凡事应视情而定,当变则变,不能固执己见。

    ⑧末:末尾,后面、最终,最后。

    【译文】

    孔子居住在卫国,一天正在敲击磬,有一位背着草筐的人从门前走过说:“这个击磬的人有心事啊!”一会儿又说:“声音硁硁,真固执呀,没有人了解自己,他做的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罢了。《诗经》上说:‘水深就穿着衣服过去,水浅就撩起衣服过去。’”孔子说:“果真这么简单?事情(此指道德或传统文化)越到后面坚持越难啊!”

    【评析】

    “有心哉,击磬乎!”即表达出了孔子内心的激情与追求。

    “鄙哉!硁硁乎!”好个“固执己见”、“固守与坚持”。

    “莫己知也,斯己而已矣。”孤独而高傲,亦心明而志坚。

    “深则厉,浅则揭。”喻为人处事当视情而定、灵活应变。

    “果哉!”果真如此?世界上的事情要真这么简单就好了。

    “末之难矣。”事情往往越到后面的固守与坚持就越难啊!

    俗语讲:成功往往在于最后的坚持之中!然,越到后面坚持难。

    对于传统文化的固守与坚持“末之难矣”!

    对于“道德”的固守与坚持“末之难矣”!

    对于良好习惯的固守与坚持“末之难矣”!

    ……

    特别是,处于乱世,或道德沦丧的社会,要固守与坚持道德等更难。而在那些极端推崇改革的时代或社会,往往把“固守与坚持”看成是保守、僵化、落后、反动等,好像什么事都是越新越好,变化越快越好!我们的传统文化,就是在这样的口号中被摧毁或被破坏的;中华民族的道德文明,就是这样被抛弃的;传统中国人优良的道德习俗、古朴、淳厚、质朴的民风与品性,就是这样被消蚀而丢弃的;社会的礼崩乐坏、道德沦丧,就是这样形成的。

    毫无疑问,社会的发展进步亦离不开必要的改革与创新,即“深则厉,浅则揭。”但是任何改革创新,不能脱离了根本,就好比一棵大树,如果在枝条上嫁接,则无碍树之根本,如果是连根挖掘而另外换上新的树种,就是失掉了原来树之根本,就像南橘北枳等,必导致一系列的严重的失衡失谐,这就是“道”。重道有德,即道德,是中华文明的内核或精髓,可谓是非常古老!如果不固守坚持,为追求时尚而弱化,甚至弃之,就是失却了中华文明或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之根本,在中华文化这块沃土上,就是道德沦丧。在孔子所处的那个礼崩乐坏的乱世,孔子之固守与坚持,则在于此,他固守与坚持的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之根本!

    “鄙哉!硁硁乎!”假如没有孔子的“固执己见”或“固守与坚持”,其后两千多年的中国文化与历史是否当另写了?

    “末之难矣。”也真的太难了!圣人之伟大,也正在于此!

    最难,对于道德的固守与坚持!

    南怀瑾:[这位荷蒉者在门口作这样的批评,被孔子的学生们听到了,告诉老师。孔子说,真的吗?“末之难矣”我与古人的解释不同,就在这句话上。古人对“末”解释为“没有”,就是没有什么困难的意思。我认为“末”是“最后”的意思。孔子说人生最后的定论实在很难下,我们作一辈子人,尤其断气的时候,自己这篇文章的末章最难下笔。无论大小事情,都是“末之难矣”。同时孔子这里也在讲乐理,最后的余音是很难处理。演奏停止了以后,乐音仍绕梁三日,使人回味无穷,这是很难的。如果认为孔子说,天下事没有什么困难,那这个孔子就太粗率了。

    ……再看这位荷蒉者的隐士,引用“深则厉,浅则揭”这两句《诗经》的话,真正的意思就是指人处世之难而言。人处在社会里,许多事情要随宜权变,不但是动乱的时代要如此,有时候对朋友,乃至在家里对配偶、儿女也是一样,深不得,浅不得。能在深浅之间恰到好处,就是最大的本事。“](摘引完)

    69、道德在于平衡和谐。

    【原文】

    有子曰:“信近①于义②,言可复③也;恭近于礼,远耻辱也;因④不失其亲⑤,亦可宗⑥也。”

    【注解】

    ①近:接近,近乎,达到,合乎。

    ②义:适宜,道义,大义,仗义(侠义)等。义,儒家的伦理道德范畴,指思想和行为要符合一定的道德标准。

    ③复:践行,兑现。朱熹《集注》云:复,践言也。”

    ④因:因循、遵循、依靠、凭藉、凭借。

    ⑤亲:亲情,亲近,亲密,亲亲,互爱,友善等。

    ⑥宗:宗主、根本,大道。

    【译文】

    有子说:“讲信用要合于义,合于义的话才能实行或兑现;对人恭敬要合于礼,合于礼才能远离耻辱;因循或遵从的行为处事原则,不能失却对于人的情感与友善,也就算是合乎大道了。”

    【评析】

    信用义适宜、大义、道义平衡和谐;

    恭敬礼谦虚,德行,调节平衡和谐;

    因循亲亲情、感情、友善平衡和谐。

    信用、恭敬、因循,义、礼、亲!皆为通常的道德(德)的范畴!平衡和谐!

    故,该篇明确无误地告诉世人:一方面,讲道德,践行道德,必须坚持“平衡”的原则,否则道德就失去了应有的规范或约束人性的功能,即以德立人!如极端等,不仅无益且十分有害;另一方面,一切道德的归属或落脚点,即最终的结果,必须达到“平衡和谐”的标准,否则就不是真道德或真善,失衡必然失谐,失德则必失衡。

    天下各个国家或民族,无不讲道德,但由于文化的差异,而对道德的诉求又各有不同,如各宗教的道德诉求等。但根本上则是相同或一致的,这就是:道德,道与德,德须合道,即“平衡和谐”的道德原则,或道德标准!否则,就是伪道德,或伪善!

    即:天下真正的道德,当追求世界或人类的“平衡和谐”,如和平,和谐,亲情,友善,追求人民生活的平静,安宜,祥和,幸福,这就是合道,或真正的德与善。反之,则相反!是检验天下一切宗教、团体、国家、政权等,道德真伪、是非善恶的分水岭与试金石。

    宇宙是平衡的,地球是平衡的,世界自然万物是平衡的,没有平衡就没有和谐,就没有自然万物。所以,作为自然万物一份子的人类,也应当是平衡和谐的,这便是道德。

    天下“道德”是一家,“平衡和谐”为一宗!

    这就是:“天下道德在于平衡”的内在之理。

    道德在于平衡和谐!

    E明天下!

    70、天下事当慎之又慎。

    【原文】

    子曰:“为命①,裨谌草创之,世叔③讨论之,行人④子羽⑤修饰之,东里⑥子产润色之。”

    【注释】

    ①命:指国家发布的公告,诰命,声明等文告。

    ②裨谌(bìchén):人名,郑国的大夫。

    ③世叔:即子太叔,名游吉,郑国的大夫。子产死后,继子产为郑国宰相。

    ④行人:官名,掌管朝觐聘问,即外交事务。

    ⑤子羽:郑国大夫公孙挥的字。

    ⑥东里:地名,郑国大夫子产居住的地方。

    【译文】

    孔子说:“郑国发布的外交文告,都是先由裨谌起草,经过世叔讨论并提出修改意见,再交给外交官子羽加以修饰,最后送到东里由子产润色定稿。”

    【评析】

    天下事,无小事!

    外交方面的事,任何方面哪怕是微小的纰漏,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轻者闹出笑话,重者产生误会、误解、纠纷甚至对立、对抗等。

    笑话、误会、误解、纠纷、对立、对抗,即失衡失谐,矛盾问题由此而生,从而对国家乃至天下产生不利影响,甚至伤害,即为失道、失德。

    所以,天下事当慎之又慎,就是要遵道合德,即以满腔的道德热忱对待天下事。

    南怀瑾:[这段话的意思是说,郑国在那么混乱的时代始终人才济济,发出来的文告,有那么慎重,经过这几个大手笔的考虑才拿出来。这是孔子告诫从政的学生,一个从政的人,一下笔乃至写一个条子都要当心,尤其是有关政治大问题的决定,一写下去,就在历史上留下一个模子,不能草率。所以孔子提到“为命”之难,告诉学生们,不要疏忽。](摘引完)

    发布一个文告尚且如此慎重,其它事情呢?不都是如此吗?

    天下事,无小事!

    天下事当慎之又慎!

    71、以孝治天下

    【原文】

    子张曰:“《书》云:‘高宗①谅阴②,三年不言。'何谓也?”子曰:“何必高宗?古之人皆然。君薨③,百官总己以听于冢宰④三年。”

    【注释】

    ①高宗:商王武宗。

    ②谅阴:古时天子守丧之称。

    ③薨(hōng):周代时诸侯国君之死称此。

    ④冢宰:官名,相当于后世的宰相。

    【译文】

    子张说:“《尚书》上说,‘殷高宗守孝,三年不谈政事。'这是什么意思?”孔子说:“不仅高宗,古人都是这样。国君死了,朝廷百官各管自己的职事,三年内皆听命于冢宰。”

    【评析】

    “高宗谅阴,三年不言。”君王孝道做表率,以表达对父母之情爱。

    “何必高宗?古之人皆然。”“孝道”,中华民族的一个历史传统。

    “君薨,百官总己以听于冢宰三年。”皆自觉遵守,孝道蔚然成风。

    结论:形成了一个以孝治天下的历史传统与社会氛围,重情义蔚然成风。

    人们常说,不与不孝的人交朋友,因为一个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爱即缺乏情义的人,还能对朋友付出爱?或重情重义?

    所谓孝,就是爱,就是情义,即重情重义!父母养育了自己,为自己付出了一生的心血,渐渐衰老,甚至缺乏自理能力而需要人照料,就像自己婴幼儿及少年时期需要照料一个道理,作为儿女在父母的呵护与精心照料下,渐渐长大成人,渐达生命的高峰,正可谓彼消此长,这就是自然规律或生命的轮回。作为子女,正好回过头来呵护照料父母,回报而感恩父母,就像父母给自己少时的爱一样,而爱父母,这既是因果,也是自然万物生生不息的轮回规律,这就是情,就是义,就是爱,而遵从该规律就是“孝道”。

    所以,孝道就是重情重义,一个有孝道的人,肯定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换言之,一个爱父母的人,也一定会爱他人,爱社会,甚者爱天下苍生,这就是大爱、普爱、博爱。

    故,以孝治天下,就是以大爱治天下!即以大爱之心,对待天下百姓苍生,同时又能以博爱、普爱而凝聚、引领天下人,建构营造世界之爱!正如一首歌唱的:让世界充满爱!

    一个充满爱的世界,不就是和谐世界、大同世界吗?

    当然,爱绝非一个空洞的概念,或仅限于乐施好善以及帮助穷人等,而是以道德惠及、润泽天下人!大道天下,就是无与伦比的爱!

    由爱父母、孝敬父母,到爱天下人、孝敬天下黎民苍生,这就是以孝治天下的实质。

    以孝治天下!

    南怀瑾:[我们知道中国文化经常讲孝道,尤其儒家更讲孝道。把四书五经编辑起来,加上《孝经》、《尔雅》等,汇成一系列的总书叫十三经。《孝经》是孔子的学生曾子著的,我们要研究孝道,就必须看孔子思想系统下的这部《孝经》,《孝经》中说什么样子才是孝呢?不单是对父母要孝,还要扩而充之大孝于天下,爱天下人,谓之大孝。为政的人以孝子之心来为政,也就是我们所讲公务员是人民公仆的道理一样的,所以后来发展下来,唐宋以后的论调:“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一个人真能爱父母、爱家庭、爱社会,也一定是忠臣,因为忠臣是一种情爱的发挥。假使没有基本的爱心,你说他还会对国家民族尽忠吗?

    ……

    这个孝字,也是我们刚刚提到的,是人情世故扩充,把中国这个这个孝字,在政治上提倡实行而蔚为风气,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在两汉以后,魏晋时代正式提倡以孝道治天下。我们看到二十四孝中有名的王祥卧冰,他就是晋朝的大臣。晋朝以后,南北朝、唐、宋、元、明、清一直下来,都是“以孝治天下”。我们看历朝大臣,凡是为国家大问题,或是为爱护老百姓的问题,所提供的奏议,很多都有“圣朝以孝治天下”的话,先拿这个大帽子给皇帝头上一戴,然后该“如何如何”提出建议,这是我们看到中国文化提倡孝的好处、优点。](摘引完)

    72、德者以天下大道为己任。

    【原文】

    微生亩①谓孔子曰:“丘,何为是②栖栖③者与?无乃为佞④乎?”孔子曰:“非敢为佞也,疾固⑤也。”

    【注释】

    ①微生亩:鲁国人。

    ②是:如此。

    ③栖栖(xī):忙碌不安、不安定的样子。

    ④佞:显示口才,花言巧语。

    ⑤疾:恨。固:固执。

    【译文】

    微生亩对孔子说:“孔丘,你为什么这样奔波忙碌而四处游说呢?该不是想显示自己的口才和花言巧语吧?”孔子说:“我哪里敢显示自己的口才和花言巧语,只是痛恨那些顽固不化的人。”

    【评析】

    “丘,何为是栖栖者与?”为什么这样做?

    “无乃为佞乎?”莫不就是为了表现自己?

    “非敢为佞也”非也!并非为己!

    “疾固也”为消除“痼疾”,治理“顽症”!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韦德国际娱乐简介


1976年12月入伍,在部队曾任新闻干事、院校教员。1999年专业,曾任记者、企业中层,最后职务:分公司党支部书记。一生写了三本书:《孙子兵法与高科技战争》、《易经—开元》、《神思佛智话管子》。一生最感念的事:那一段尚未被污染的军旅生涯。最感念的人:老班长单纪堂、老领导徐炳炎、老教授黄金声。最期待的事:道德重登国家的“庙堂”,“平衡规律”大道于天下!友情联系:ysy369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